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國內 >

新華醫療的花甲之變:“老”企業如何煥發“新”生機?

來源: 互聯網 發布時間:2018-10-16 點擊:

1942年,一位名叫蔡錦章的衛生員做出了新華醫療第一個外科手術器械產品雛形,并在一年后創立了新華醫療的前身;2002年9月27日,時任副總經理許尚峰站在新華醫療敲鐘現場,雙手交叉在胸前,臉上是榮耀和期待;15年后,許尚峰接下了原董事長趙毅新的棒,成為新華醫療第九屆董事會董事長,帶領新華醫療走向下一段征途。

醫療器械是片紅海,國內醫療器械的爭鋒更是激烈。新華醫療雖年邁,可似乎也有一顆年輕的心。近年,新華醫療在專科醫院的投資并購、出海業務方面積極試水,但卻在巨頭梯隊中悄悄露出了“軟肋”,新華醫療該如何求變?

一支紅色“軍工隊”的崛起

追溯新華醫療的發家史,要比網上所流傳的1943還要早一年。1942年,新華醫療創始人蔡錦章是膠東軍區的一名衛生員,22歲銀匠出身的他已經開始制作簡單的外科手術器械。一年后,在司令員許世友的批復下,膠東軍區總后勤部成立了“醫療器械組”,該器械組便是新華醫療前身。而它的性質也頗為特殊,是共產黨創建的第一家醫療器械生產企業,也是具有“紅色”性質的軍工企業。

蔡錦章團隊真正“實戰”是在解放戰爭期間。為支援孟良崮戰役,膠東軍區衛生部下達了3個月36000件的生產任務,而器械組全體人員僅用20天的時間就提前完成,這一“戰”,備受軍區特令贊賞。

在隨后的淮海戰役和第一個五年計劃的指標完成中,新華醫療都表現不賴。1953年,醫療器械分廠與山東新華制藥廠分家獨立,隸屬中央人民政府輕工業部醫藥工業管理局直接領導,正式命名為“山東新華醫療器械廠”,主要生產注射穿刺器械、一次性注射針、注射器、醫用環保設備等產品。

1993年3月,淄博市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以淄體改股字(1993)83號文批準,將山東新華醫療器械廠下屬醫院設備分廠的生產經營性資產投入,同時發行內部職工股,以定向募集方式設立的股份有限公司。

改制后的新華醫療成為了實實在在的國企。公司成立時總股本3100萬元中,國家股有2500萬元,占總股本的80.65%;其余為內部職工股600萬元,占總股本的19.35%。

年過花甲,新華醫療“老樹發新芽”

準確來說,新華醫療已經是一位年過花甲的“老人”。經七十余年的發展,其已形成以醫療器械、制藥裝備和醫療服務為核心的三大業務板塊,以及直銷和代理相結合的產品銷售模式。

然而,2015年-2017年,新華醫療醫療器械和醫療服務兩大業務比重持續上升,但制藥裝備方面卻不太穩定。在2015年和2016年,新華醫療的“制藥裝備”業務由“環保設備”和“藥品及器械經營”組成,直到2017年才開始整合為當下的三大主營業務。可見相比醫療器械和醫療服務,新華醫療的第三塊業務并不太穩定,從圖表中營收額也可初步看出,新華醫療正在逐步放輕其制藥裝備業務。

除了從成立之初探索的器械研發,值得注意的是從21世紀開始,新華醫療的兩大動作讓這棵“老樹”滋養出了新的生機,一是走入醫療服務賽道開始投資并購專科醫院,二是全球化。

1、醫療服務投資

早在2009年,新華醫療在醫療服務方面開始拓展發力,以投資收購專科醫院開局。在2016、2017年年報中,新華醫療反復提到公司戰略“醫療器械向高端高值邁進,制藥裝備向生命科技領域拓展,醫療服務向二級以上及專科醫院發展”。

在國家放開社會辦醫的窗口后,近年中國醫療、醫藥上市公司紛紛投資布局醫院,甚至全資收購醫院管理權。在這波市場行情中,新華醫療也先后投資收購了昌國醫院、平陰縣中醫醫院、南陽骨科醫院、合肥東南骨科醫院和合肥東南手外科醫院等。尤其在今年7月,新華醫療定增方案落地,以11.58億元大手筆投向新華醫療兩家專科醫院:文登整骨煙臺醫院和淄川區醫院西院。

目前,通過收購和自建的方式,新華醫療旗下的醫院數量已超過20家,遍布全國10余個省份,此外,新華醫療還擁有30余家血液透析中心、6家供應鏈平臺公司。

收購醫院是為了與其原本的器械業務形成聯動,拓展產業鏈上下游的布局,進一步提升器械和耗材的收入。但“重倉”在醫療服務,使得新華醫療無法將這一板塊的盈利放在短期來考量,新華醫療投資的上述兩家專科醫院投資回報周期也都比較長。例如文登整骨煙臺醫院項目約為9.53年,投資回報率約為10.47%,淄川區醫院西院投資回收期9.33年,投資回報率約為10.4%。

有行業人士對其投資醫院的舉動并不看好:“新華醫療是賣設備的,做完一個醫院只能賣耗材,而賣耗材競爭更加激勵,醫院是如何成為新華的奶牛的呢?新華只能一個一個醫院做,感覺都是一錘子買賣,唯一的優勢就是做一個醫院的時候可以把所有產品一起賣,但也是一錘子買賣。”

2、全球化

從醫療器械行業來看,競爭需要從全球視也來看待。醫療器械市場是當今世界經濟中發展最快、國際貿易往來最為活躍的市場之一。

目前我國醫療器械企業整體水平與跨國公司相比還有較大的差距,中國國內企業生產的醫療器械大部分為中低端具有價格優勢的常規產品,主要為中小型器械和耗材類產品,高端醫療器械的研發實力薄弱,大量高端精密醫療器械還需從國外進口。

從中國制藥機械行業來看,中國藥機行業的低端領域基本已經實現了國產化,中高端領域中的內資企業正憑借成本、渠道、服務上的比較優勢逐步替代進口,并且有望走出國門加入到國際市場的競爭中。

這一缺口對于新華醫療來說是一發展契機。在全球化的布局上,新華醫療從20世紀六十年代開始鋪墊。1969年,新華醫療推出中國第一臺放療產品——鈷-60治療機,彼時,中國正經受以美國為首西方發達國家的禁運和技術封鎖,在放療方面,國內也還是一片空白。

隨后,由于“一帶一路”倡議在坦桑尼亞落地的助推,中國成為了坦桑尼亞最大貿易伙伴、最大工程承包方和主要投資來源國。并且在2016年11月,新華醫療的放療設備“醫用電子直線加速器”落地坦桑尼亞貝斯達數字診療中心,使其成為坦桑尼亞國內第一家現代化的腫瘤精確放射治療中心。

據新華醫療近年年報顯示,其國外地區業務營收從2016年的5988萬元增長到2017年的8156萬元,盡管這一部分業務在其總營收中占比仍不足1%,但國外業務在2017年的毛利率已達33.48,遠超國內業務的19.59。從這一點來看,新華醫療的國際化步伐雖慢,但勢頭值得期待。

新華醫療的“軟肋”

2017年,新華醫療的收入在37家A股上市的醫療設備公司中奪得頭魁,達99.8億元,超過排名威高股份同年營收近37億元。

有人打趣說,市值不到50億元的新華醫療能夠如此“稱霸”的原因之一,是2017年營收111.32億元的邁瑞沒有走進二級市場與其“廝殺”。

如果將業內所公認的“七大國產醫療器械巨頭”橫向比較的話,新華醫療卻算不上霸占鰲頭的資格,它也有“軟肋”。

表格以市值、年營收、凈利和研發營收占比四大維度進行對比,可以看出新華醫療在其中均未占上風。論估值,除東軟醫療,新華醫療在其余五大巨頭中間被“夾擊”;論年營收,未上市的邁瑞“艷壓”新華醫療;論凈利潤,新華醫療在七大國產醫療器械巨頭中“墊底”;尤其在作為國產醫療器械的靈魂競爭力的“研發能力”方面,新華醫療的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低至1.7%。

據行業人士研究分析,醫療器械行業毛利率一般在30%-60%,而據新華醫療2017年年報顯示,其主營業務醫療器械、制藥裝備和醫療服務的毛利率分別為19.81%、21.16%和15.19%,遠低于行業平均水準。

被冠以“紅色醫械鼻祖”、“中國第二大醫療器械企業”的新華醫療,在同業巨頭的簇擁下,露出了他的“軟肋”:薄弱的盈利能力和研發實力。在這基礎上來看,新華醫療再押注建設周期長、利潤回報不明顯的醫療服務業,似乎不是個明智的選擇。加上快速的收購步伐,卻沒有管理能力和人才實力與其相匹配,新華醫療有些“消化不良”。

在2017年年報中,新華醫療提到,受商譽減值等因素影響,其盈利能力受到了較大影響,使得凈利潤實現情況在醫療器械行業中處于偏低狀態。未來新華醫療將重點把握速度與效益的關系,由高速度發展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由規模增長向效益增長轉變。

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許尚峰對這一切都充滿信心。他表示這三年公司處于戰略調整期,并將2018年成為“新的發展階段”。他說:“公司‘十三五’規劃確定的目標是利潤的增速要超過營收的增速,未來公司核心產品要做到全國前三位,甚至進入世界前三序列。”

在大健康看來,新華醫療的“翻盤”并非沒有可能,但從時間維度,可能需要新華醫療和行業的一些耐心。

強勁的研發實力是醫療器械企業業務的底層要求,新華醫療花重金在這一層面的打好“地基”并不為過,如果將“中端醫療器械裝備服務商”的定位中加強產品的專利性和高端性打造、加大研發投入,或許能夠在行業同類企業乃至上市公司中建立起壁壘;同時,在資源和資金的天平逐漸轉向醫療服務業務的戰略規劃下,加大人才投入尤其是醫療服務板塊的管理和運營人員配置是必不可少的一步。

蹣跚前進的新華醫療亟待一輛“跑車”帶其駛入新醫療的產業浪潮。



這篇有關于 新華醫療的花甲之變:“老”企業如何煥發“新”生機? 的文章,就為您介紹到這里,希望它對您有幫助。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分享給您的好友。

    相關閱讀
    广东11选五中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