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百科 >

感性與理性,釋放與溝通

來源: 互聯網 發布時間:2018-11-01 點擊:
感性與理性,釋放與溝通

你有多久沒看過日出了?美好是需要去發現的

我為什么而活著——對知識的向往,對愛情的追求,對人類苦難不可遏制的同情心。

——羅素

文字從筆下流出,多是理性與感性的結合。感性是靈魂,指導你的思想,表達你的情感;理性則是字詞,修辭,邏輯等等,看起來不至于讓人困惑,達到雅觀。但總體上而言,以下文字是感性的,多理性架構與感性回憶融合。字里行間雖是理性之表,實為情感之里。

大學時期,曾妄想讀萬卷書,窮盡世間道理,那么我就不會有困惑。后來一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閱人無數,閱人無數不如名師指路,如此至理!可笑是因此被忽悠過,墜入黑暗,走入歧途。妄圖窮盡一切,不為俗事困惑,這本來就是個極端,是死胡同。心理的困惑是感性的,只能去引導,釋放,而不能被完全解決。因為感性是自在之物,它指導著你,如奔流不息的長河;而理性僅僅是堤壩,可以約束,但絕對不能控制。正如我們從小被教導許多道理,可是仍然過不好這一生。究其原因,理性能夠明白的是一切表象,一切現象,一切自然界的萬物,這些都可以在時間、空間、因果性、根據律那里找到原因,找到答案;可是感性,作為主人,它的奴仆是不能決定什么的。如果哪一天,理性篡奪了王位,那么就不會有犯罪,自殺等等與理性相違背的事發生,看似美好,經不起推敲。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感性需要適度釋放, 我想這是大部分人樂觀的想法。但有時,感性需要的是完全的釋放,理性起的作用很微小。比如人為什么會流淚?悲傷的表達。如果悲傷的時候不去落淚,那么要眼淚干什么呢?如果演員沒有切身的感受,完全進入角色,那么電影里面的人物情感是無法表達出來的,也是無法成為經典的。真理美德是無法通過教授獲得的,否則從學校出來的每一個人都是精英,至善至美之人,可現實呢?只能旁人的稍加點撥,然后自己去領悟,去接受,才能走出來。這里有個時間問題,有些樂觀的人一段時間看開了;有些人,看不開,郁郁而終或者偏差行為,比如殉情,復仇;有些人一直郁結在心中,糾結了一輩子,比如小說追風箏的人,比如一個人的朝圣。。。

感性是需要去釋放的,如果壓抑的話,就會是永遠的結,就不會有現存至今美好的事物了。但凡佳作,無不是情之所至,以至于無窮。 大師王國維在《人間詞話》里:“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此處須擴展開來,并非只有大事業大學問者,個中意味,些需自己體會。明代大家湯顯祖的“至情論”,廣為傳頌的牡丹亭中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當然還有親情,友情,別離,思鄉,悼亡等等情感。“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以及陸游唐婉的釵頭鳳,共情的人,情到深處,無不潸然淚下,以至于這些文字越過那么長的歲月,仍舊熠熠生輝。

最根本的,用感性去領悟感性,用理性去領悟理性,否則你永遠無法體會,而且也是錯誤的!科學家的眼里的一切現象都是有原因的,能夠推理證明的;法學家的眼里一切都要依法而行的,而非情感;宗教人士行為是按教規而行的。我在想,為什么有些經典之所以是經典?過了那么多的年代,為什么我們還在一如既往地追尋?電影,歌劇,文學,音樂,美術等等。某種程度上,是理想級別的情感,是表達了你的心聲,是靈魂深處的共鳴,是現實想要擁有卻不可得,是你現實里不敢做的。雖是觀之于表,其實照之于己。對于那些遺憾,對于那些不可排解的悲傷,我們或者全身心依附于其他事物,感性無暇思考;或者聽音樂,那些歌詞仿佛就唱出了你的心聲,你在釋放感性;或者看電影,看那些似曾相識的場景,仍是釋放感性。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感覺?無論是讀小說時,聽音樂,還是看電影,我都會聯想到、看到自己生命中存在過的人。比如王杰的一場游戲一場夢,突然感悟到歌詞不止是一種情感,另一種情感含而不發。因為他唱的每一句話,我都能說出反駁的話來。哪里是一場游戲一場夢?如果真是,就不會有這首歌了,因為不在乎。更多的是宣泄情感,自我式欺騙。哪怕是赤裸裸的,可你會好受點,因為感性得到了釋放。

感性的苦惱與困惑,其實欠缺的是溝通。無論什么時候,沒有開誠布公的溝通,那么就沒有完完全全的理解,甚至誤會,讓人覺得欺騙,愚弄,以至于不可調和的矛盾。在文化里,男性一向是沉默無言的,女性的天性是羞澀被動的。把自己的情感藏起來,那么無疑誰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背后是如何做的。所以經典電影里蒙太奇似的橋段,總讓我們滿是感動,因為我們看到了背后。如果你只是希望別人能理解你,這是妄想!千金易得,知己難求。更何況,環境是會潛移默化改變你的三觀,你們可能會漸行漸遠,畢竟身在塵世,不染者少之又少。我希望,一切都是可以坐下來,心平氣和地溝通,坦坦白白地訴說,平等對待,共同面對。要知道于茫茫人海,相逢已是不易,何況相識,何況相知,何況相慕,何況相戀,何況相愛,何況相守。。。

我想到了阿甘正傳里的阿甘,在母親去世后,開始了隱居生活。當日思夜想的珍妮回來了,阿甘鼓起勇氣向她求婚。但卻失敗之后,他失魂落魄,不知所措,開始了不停地奔跑。。。有時候感性的困惑并非一定是消極的,它發讓你發現自己,打開新的世界。

總而言之,痛苦是需要釋放的,但不能只是沉浸于感性的痛苦;痛苦是需要溝通的,而不能閉門造車。如果不能在痛苦中重新認識自己,有新的領悟,那么你的痛苦毫無意義。



這篇有關于 感性與理性,釋放與溝通 的文章,就為您介紹到這里,希望它對您有幫助。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分享給您的好友。

    相關閱讀
    广东11选五中奖结果查